浓厚的劫气再次席卷而来。阑

    从【驭民五术】和九尾狐身上意外得来的坏消息,并没有打乱王远应对那场秋季大潮的既定步调。

    彼岸三界第二层,红尘万丈。

    一座由群山环绕的巨大盆地里,堆满了已经经过预先处理的红褐色铝土矿。

    还有来自各国各朝各代,青色、金色、红色...明显掺杂了各种便宜货的铜合金钱币。

    杏儿站在一座高山的山巅,臀后九条赤色狐尾凌空狂舞,一袭烈焰般的红裙鼓荡,用力挥下手中的【狐尾扇】。

    呼呼呼...

    小半个内景天地都温度陡升,铺天盖地的炎流瞬间便淹没了整座盆地。阑

    一连九下,卷起九道黄白色的火龙卷,好像九条接天连地的妖狐巨尾。

    杏儿小腹上那一道九尾狐模样的鲜红篆文法光大放,倏忽透衣而出,加持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似乎给这位绝色美人的娇躯套上了一层狐狸模样的光幢。

    属于杏儿的【内景天地·火官坛城】轰然展开,面前汹涌澎湃的火海,随即化作一只高达二十丈的烈焰九尾狐。

    双目变成了狐狸眼的杏儿,探出纤纤玉手,中指、无名指与拇指捏在一起,掐出一个酷似狐狸头的手印。

    对着盆地某处轻轻一抬,低喝一声:

    “吞!”阑

    烈焰九尾狐张开利齿森森,比火山口还要宽阔的大嘴,向着满地熔融的铜钱便是一口咬下。

    “咯吱咯吱”像嚼糖豆一样轻轻松松将它们融化成汁。

    各种铜合金在它的腹中飞速形成混合的金属融液,然后自动分层,依次汇聚成纯净的铅、锡、锌、铜、铁...

    其他的金属全都被抛出盆地变成一颗颗金属锭。

    纯铜则继续深加工,在青篆真人手中无形的力量控制下,被抽成标准规格的铜线,卷成一个又一个线圈。

    铝土矿的处理也差不多,被高温加热到接近一千度,乌云中立刻便有雷电落下,将它们电解成纯铝。

    同样被卷成线圈。阑

    只是不同于铜线做电机的转子,这些成本低廉,不要钱一样的铝线,是用来做输电线。

    另一头。

    一群来自研发部,毛发旺盛远胜同侪的法师、术士。

    则指挥着凰妩从【吹角连营】里放出来的上万道兵、道将,正在片刻不休地卖力组装着数十上百台大型火力发电机组。

    显然,王老爷口中所谓“道法工业革命”的第一笔原始积累正应在此处。

    在先前“资本洪流”的狙击行动中,不仅仅是为了重创诸国经济。

    还要顺便用从他们那里搜刮的泼天财富(主要是珍贵的铜料),完成电力系统的第一期建设,为了顺利接住人道洪流做好准备。阑

    杀伤力巨大的“资本洪流”只是表象,更要难上百倍的生产力大爆发才是目的。

    一环套一环,既要损人,又要利己!

    要是让那些深受其害的诡国高层知道,自己被动做了王远的“老铁”,恐怕要气到当场呕血三升。

    度朔山上下都知道,将来自己能不能吃香喝辣,走上人生巅峰可就全都看这一把。

    所有有幸加入这个项目的参与者全都铆足了劲头,大干快上。

    杏儿这位青篆火狐,在王老爷手把手调教下,更是一个人就化身成了一整个冶金工业系统。

    自然不能忘了特别鸣谢【西王圣母】娘娘赏饭吃。阑

    九尾狐的【】着实好用。

    自从出道以来,惯会坑蒙拐骗的王老爷就在广结善缘,顺便四处化缘。

    包括脚下的度朔山、玉府雷枢、研发人员...在内,全都是他老王凭借高超的手段化来的。

    反正从头到尾他一文钱都没有花过。

    到今日终于攒下了可以随意狙击诸国,比财神爷还有钱的偌大家业,才真正算是名副其实的...众筹修仙!

    而在内景天地的最上层,周天星界。

    那一座桂花树下的纯白月宫中。阑

    “这边的进度倒是不错,看样子应该足够赶在七月二十二之前完工。

    当初,你说能做大赤县神州这馅饼的时候,我还将信将疑,没想到只是短短几年时间,就已经让你搞出如此声势。

    来,小远,表哥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一张十分有家庭氛围的长桌上,摆着几碟精美的下酒菜,一壶用湘竹馆泉水稀释过的【千日醉】。

    一侧坐着王远和凰妩这对道侣。

    对面则坐着周景焕夫妻三人,一侧是正妃段止茵,另一侧是侧妃谢燕姬。

    比起一身绣金鸾服,明艳照人的凰妩,他这二位王妃全都穿着十分简朴的素雅宫装,头上的簪子也样式简洁。阑

    若非过分美丽的姿容,还有身上渐渐养成的贵气。

    旁人根本看不出来这是禹州、岱州二州之主,仅有的两位后妃。

    王远看着对面这个“有事好姐夫,无事王小远”的现实家伙,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,还是举杯跟他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现在倒是还能瞒上一时,越接近七月二十二,这边闹得动静对人道搅动的幅度就越大。

    对面就越有可能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说白了,现在四位诡仙的敌踪不明,杀人禁忌难以预测。

    现在负责掌管着人间势力的你们三个,就是我的软肋。阑

    要想不被人随意拿捏,在解决掉他们之前,你们一家人就先临时搬到度朔山避避风头。

    特别是你这水德蛟龙,正好到时候跟我一起下地狱,启动那阴阳二鼎。”

    既然对方光明正大地说要搞自己,王远当然不可能干等着什么都不做。

    不慌不忙地收缩防线,等到临近动手的时机,该着急的应该是那些【诡异】才对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又举起了酒杯,笑眯眯道:

    “对了,景焕啊,还要恭喜你双喜临门,来,姐夫也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叮!阑

    看到兄弟两个人嘴上谁都不肯吃亏,三个女人都不禁抿嘴而笑。

    说起来周景焕当真是事业、生活两不误。

    正妃段止茵已经怀胎十月,肚里的龙凤胎最晚不会迟于这个月月底就要降生,而侧妃谢燕姬也有了好几个月的身孕。

    他们早就卜算过,又是一个小公主。

    开枝散叶本就是王侯最主要的职责之一,仅有的两块肥田全都让周景焕给精耕细作,开花结果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也算得上是兢兢业业的岗位标兵了。

    青妍这位老母亲乐得合不拢嘴。阑

    要不是姥姥作为地祇,等闲离不开北邙山福地。

    都要立刻收拾行囊第一时间杀过来,准备靠着自己一千多年的育儿经验,亲自给他们一家人带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早就说过。

    老板们最喜欢用那种,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背着债务的中年社畜一样,有牵挂才有顾虑,不至于凭着一腔血勇就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放到人道、天道身上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若在这个世界上孑然一身,无牵无挂,天道大老爷也不可能押注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像是我跟你们讲过的双龙故事一样,形势大好,突然任性撂挑子不干了,那可是所有兄弟都被坑死了。阑

    那些对什么都无所的单身汉,本身就是一个整体内的不稳定因素。

    甚至古时有一朝。

    每逢灾荒容易生乱的时候,就会强征灾区当地无家无口的鳏夫、光棍从军,从根本上消除兵灾出现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给天道大老爷卖命的时候,拖家带口好啊。”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压力再次给到了王远和凰妩。

    周景焕对着正看热闹的自家姐姐挤眉弄眼,十分不知死活道:

    “对了,姐,你们什么时候生啊?阑

    最好生个可爱的女儿,给我家的儿子当媳妇,咱们亲上加亲。

    我在桃花源闲逛的时候,可是听吴真人说,女子就算是保养极佳,一旦过了三十五岁就过了最佳生育期。

    话说你要是算虚岁的话,都已经到杠了,一大把年纪都已经奔四...额...”

    眉飞色舞地想着好事儿,忽然就被杀气森森目光的抵住了喉咙。

    周景焕毫不怀疑,要是自己敢继续说下去,怕是当场便会血溅五步。

    开玩笑。

    无论是350岁,还是3500岁,听在别人耳中都可以是粉粉嫩嫩的小仙女。阑

    至于35岁...呃,老娘难道已经提不动刀了?

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动物在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会减少繁殖,这是常识。

    对一家人中道行最高,也顶着最大压力的王远和凰妩来说尤其如此。

    但正是由他们构成的护城河,才让周景焕他们有机会重整山河,建立一片足以让百姓安居乐业的稳固基业。

    继而愿意使用【催生令】加速造人。

    王远他们的天人都已经出生,正好有【炳灵公】的俗神化身【顺产圣母】,一事不烦二主,直接放到他的庙里。阑

    【催生令】的效果笼罩了大半个禹州和岱州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先前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从各大诡国都用极为低廉甚至一块包米馍馍的价格,就购买了许许多多年纪尚幼,三观未曾定型的童男童女。

    六国加起来超过了百万,几乎将所有失去独立生存能力的一整个年龄段童男女通通打包带走。

    放到禹州、岱州的地盘上,与本土居民杂居养上几年,很容易就可以将他们彻底同化成自己人。

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+

杀生道果

北海牧鲸

杀生道果笔趣阁

北海牧鲸
本页面更新于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