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风晓得他的意味,这个朝代尊卑分明,等级严明,像赵伦这种长期在圣下驾前护驾的云麾使自然看不过眼,但他是穿越者,骨子里就缺少这种尊卑的概念。新

    何况当医生的时候,有钱的、没钱的都治过,在疾病面前都得跪着,钱再多、身份再高一样会死,不过要说区别,大概是有死的舒服或死的狼狈之分。

    这么一品,秦风无奈地笑了笑,习惯性地摇了一下头,那郭士通扯着嗓子道:“剩下六个好大的架子,这么晚还不到,还有,今天第一回合是比射箭,秦二公子,你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与诸位比起来,我当然不行。”秦风坦然道:“只是看山不是山,摆在这里的是箭,未必比的就是箭,除去在下,诸位不是文官便是武官,若是比射箭,岂不是欺负文官?”

    宋清明闻之一振,他刚才到达御花园看到弓箭时也是这个想法!只是碍于自己这侍郎的身份不好讲出口,这秦风身无官职,直接坦荡荡地讲出来了,让他心里很是舒服。

    郭士通一听,斜眼怒视着他,威吓道:“我看就是放屁,那一会儿比画画,不是咱们武官吃亏,那就是欺负武官,这才第一轮,天晓得接下来比什么,说什么欺负呢?”

    秦风笑而不语,正如他和郭士通所说,比武,文官吃亏,比文,武官吃亏,但是,倘若有文武双全者,那便是两头占,当今圣上要挑的就是这样的人物,要配他的女儿,须文武双全。

    所以根本不用去考虑吃亏不吃亏的事,规则并不是单方面为了文官或武官而设,秦风嘴角挑起一抹兴味的笑容,余光感觉到一束探询的目光,正是来自于云麾使赵伦。

    他佯装不知,闭目小憩,直到剩下六位候选人也一一入场,才睁开眼一一打招呼。

    除去他们四人外,剩下六人分别是——国子监祭酒祝成博、大理寺卿左平道、前锋参领齐衡、宣抚使周平、内阁侍读学士白连州,太常寺卿付成宴!

    十席俱满,反倒不像刚才只有四人时自在,众人姿态各异,秦风慢条斯理地转动手里的茶杯,进来这么久,萧令瑶的人不曾出现,这是指望他力排众敌,荣登驸马首选么。

    就在他心思深沉之时,一记尖利的声音骤然响起:“圣上驾到!”

    秦风随众人一起起身,那明黄色的身影出现,众人齐施礼:“恭迎圣上,万岁!”

    那冯宝惊得头都不敢抬,倒是秦风余光扫过,见到了华服打扮的萧令瑶,她今天外披着淡蓝色的纱衣,额心点了梅花状的花钿,那精雕细琢的面容上只有些许妆容,淡雅大气。

    怪的是她眉梢里有一股妩媚的风情,却不是她这个年纪会拥有的,这大概是天生的媚意。

    或是感受到他的目光,萧令瑶那勾魂夺魄般的眼神投递过来,水眸里仿有星光点点,右手轻轻一扬,一把桃花扇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,只余那双明眸在外面。

    秦风听到了身边几把倒抽一口气的声音,古往今来,食色性也,顺哉,正哉!

    当今圣上名讳为萧佑,据称出生时天呈异象,紫气冲天,东边天空呈现观音云像,大吉。

    因此得先皇赐名佑字,意为此皇子有天庇佑,其后果然一飞冲天,荣登帝位,自称元帝。

    元帝横扫过座上的十位驸马候选人,再看桃花扇后女儿的绝世容颜,莫名地有些不悦,纵然是想掩饰,却也藏不住眉心的愤懑。

    秦风暗想原来皇家嫁女儿也和寻常百姓家一样,都觉得自家的好白菜要被猪拱,不爽。

    传言元帝最为宠爱这个唯一的女儿,倒像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圣上,十位驸马候选人均在此间,是否宣诸位的家眷到场?”这声音秦风记得,是当天来太傅府上宣旨的洪公公,这把嗓子听过便让人难忘。

    元帝一声“宣”,洪公公扯开嗓子:“宣诸家家眷入场!”

    每位候选人府上可有两位家眷入场,有得见圣上的机会,太傅府必定是父兄到场。

    等衣着官袍的官员们一一入场,秦风晓得,唯独有一个无家眷入场,那便是云麾使赵伦。

    此人出身贫寒,早年便丧父丧母,跟随叔叔长大,前年,这位叔叔也因病去世,赵伦由此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,因叔叔终生未娶未育,也没有任何子女。

    春娘和秦风提起此人时,倒是有几分钦佩,天赋过人,七品高手,无背景升至云麾使。

    诸府的家眷参礼后在不远处入座,那秦太傅看到弓箭,面上不动声色,眼神黯然,自家那个病殃子次子,这第一关就得出丑!

    “父亲不必忧心,二弟既是末席,就算被甄别出来,也是理所当然。”秦云故作安慰道。

    秦太傅的眼神突变,秦云自知说错了话,赶紧埋下头不敢再多说话。

    元帝此时举杯道:“诸位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俊才,今日甄别只是首轮,诸位小试牛刀,每人三箭,只要有一箭正中靶心者,留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是一箭未中红心者当场淘汰,秦风端起手里的茶杯抿了一口,抬头对上郭士通幸灾乐祸的表情,微微一笑,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郭士通暗自里啐了一口,瞧秦风那样,肩不能扛,手不能提的,正中靶心就有鬼了!

    那洪公公笑意盈盈地望着这些可能成为未来驸马爷的俊才们,嗓子拉得又细又长:“诸位请随机选择位置,一会儿听锣响便可开始,每人仅三箭,请!”

    萧令瑶身后站着的正是曹景,话音落下,曹景的白脸上显出一分忐忑,轻唤道: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那五副画中的确有挽弓的画面,但不知是第几轮,那秦风素来只有医者的名声,不知箭术如何,如今第一轮便撞上射箭,正是天亡他也!

    萧令瑶知晓秦风本人便是计划中最大的变数,她将所有的筹码悉数压在秦风身上,若是嫁与他人,必将牵连全局,秦风,这个一心要摆脱太傅府控制的人是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整个隋城,再也挑不出第二个了……有钱,无官职,欲与本家脱离,相貌上乘!

    “稍安罢。”萧令瑶依旧以扇遮面:“三箭,若是全部脱靶,便也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曹景眼皮抬起,三箭不假,但若连拉弓也不会,才是丢人!

    网页版章节内容慢,请下载好阅app最新内容

    请退出转码页面,请下载好阅app 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笔趣派为你提供最快的逍遥驸马爷更新,第18章 三箭,天亡我也?免费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
逍遥驸马爷

弹指一壶醉

逍遥驸马爷笔趣阁

弹指一壶醉

逍遥驸马爷免费阅读

弹指一壶醉
本页面更新于2022
重生日常修仙免费阅读 邻家今天也很可爱最新章节 我有一尊两界鼎全文阅读 执风文学网 凝聚阅读 热血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艺之眼 文学之灵 风云小说 龙族:从战锤归来的路明非最新章节 重生华娱之星全文阅读 让你好好修行,你却只想贴贴?起点 相依小说网 结婚而已免费阅读 大明:爹,我不当天师了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