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柏泽远的婚事,还有赵伦暴露的恋情,宫中一片喜庆,萧令瑶从容莹安处得知那位女弟子极擅武,是天赋之人,后来进入武院专门带教女子习武。

    也因此与赵伦相识,令人意外的是这位姑娘虽是习武之人,但长相却是娇小一挂。

    姑娘的五官十分柔美,看着就让人怜惜之意,但不能被她的外表蒙骗,一出手就是行家,就连赵伦一开始因为轻视也吃过亏,招聘女武师时,赵伦亲自考验,念对方身份未真心出手。

    不曾想赵伦栽了一个天大的哪头,众目睽睽下被一个姑娘摔到地上,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赵伦的性子本就是压抑又有些毛头小子的本性,自此缠上那个名唤云瑛的姑娘,非得比个高低,云瑛在栖落山庄也是数得出名号的,面对赵伦的战书,也是欣然同意。

    接下来便是武院都知道他们的院长和新来的女武师不对付,两人势同水火,见面就开打。

    到头来这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打出了感情,以致于武院无人知晓,栖落山庄更没有知情人,赵伦平时沉不住气,这次却意外地成了锯嘴葫芦。

    柏泽远一开始是想和赵伦好好下相处,但这位的性子不像萧令瑶那般直爽可亲,两人也是时常斗闹,借着这种模式的相处,后来两人的关系也尚可,并不难过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两人年岁长了,却一直没有成亲,共同成为被逼婚一族,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有了共同的话题,两人时不时就约着一起饮酒,昔时没有地培养出来的兄弟情谊倒在现在磨合出来,私下的较劲还存在,只是不多。

    柏泽远先一步解决了终身大事,自然要向赵伦得瑟一番,一直沉住气的赵伦受不得激,暴露了自己和云瑛的事,柏泽远和柏江都大感惊讶,只有容莹安和萧令瑶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就连秦风都说自己的傻小舅子也有开窍的时候,亏得有个姑娘能和他打架打出感情。

    两个老大难的未婚青年都陆续解决了婚事,而东越陷入麻烦,再加上两朝扩大交流,永久停战的协定,秦风倒也放心让手底下的人一一推进,自己倒是思虑起与南瀛的关系。

    南瀛人上回被敲山震虎,损失了一艘造价不菲的船舰,后来听那边的间人传来消息,作为主将的千将军被南瀛君王罚银一百三十万两。

    千家何等精明,若是太痛快地掏出这么多银两,肯定会引来君上不悦,能随便掏出这么多罚银的臣子,背地里不知道吞了多少银子。

    兄弟俩也合计过,不是卖良田就是卖屋宅,还故意四处借银了才凑齐了这么多,全部收缴南瀛国库,说是作为打造新舰的成本。

    用两枚鱼雷换来大鲲海域的太平实在划算,现在南瀛的船舰根本不敢太靠近,韩通在那边严防死守,苦崖的码头成为重要的供需码头,源源不断地向西南海域输入物资武器。

    有了完美中的后备支持,水师士气大增,新入水师的新军也在这股热潮下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用船舰改造,增装武器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水师军力不足的问题,但也要保证有充足的人员能运作武器,不然光有船舰和武器,无人操作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现在问题迎刃而解,秦风再看看新城的销售进程,以及新府衙顺畅接手,再加上两桩喜事相继定下,秦风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柏泽远提亲过的不久,容莹安和萧令瑶也替赵伦向云瑛姑娘提亲,只是这位姑娘身世悲惨些,是孤女,无父无母,曾有一位养父,但也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她原本呆在福善堂,那是东越的慈善堂,专门收留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孤老,栖落山庄曾向福善堂捐粮,柏江有次亲自押粮过去,一眼看中云瑛是个练武的天才,将她带走。

    是以柏江是她的师父,情同父亲,容莹安一合计,索性让柏江给云瑛置办了一套宅院,下聘当日让柏江坐镇女方长辈,赵伦直接将聘礼送到了那边。

    这也成为城中的一桩轶事,赵伦的婚期宁在柏泽远一个月后,比他晚了足足一个月。

    柏泽远为此事还向赵伦放话称自己必定先有子,赵伦听了脸色也没什么,只是冷笑了一声,就刘家那姑娘的身板怎么可能比得过习武长大的云瑛,早成亲又如何?

    两位异姓兄弟闹腾腾的倒也热闹,因为他们的闹腾让萧令瑶孕后期多了不少笑模样,也算有功,元帝的薨逝在他们心中也仅是一道不大不小的波澜,微微起伏后便成为过去时。

    倒是秦风有一次做梦梦见了元帝,他还是像往常那样坐在紫宸殿的龙椅上,梦里的元帝未有老态,不见银发,唯有一双眼睛看着自己,眼里是无尽的懊恼。

    秦风被他在梦里看得发麻,直到半夜惊醒,怀里的人儿正喃喃呓语,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他这才被拉回到现实,他不禁想到,梦里见到元帝的模样,多半是他临死前想到自己的情绪,若知道后来发会生这么多事,后悔支持一个庶子做驸马,又给过他无数恩庞吧。

    不甘、懊恼都是正常情绪,可惜不论在哪个朝代,性命在的时候一切都好说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一旦连命都没有了,什么都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元帝本来可以求他医治,可那位是什么人,哪怕知道自己病入膏肓,也不肯向看错的女婿低头,要维持自己九五至尊的尊严!

    要面子的后果就是慷慨赴死,压倒元帝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陈天啸奉上,袁不期干得漂亮。

    前面压制消息,不让元帝知晓,待到他情状不妙,这才将北漠和北关真正的情况告之,并将未收到消息的原因栽到陈天啸身上,把自己摘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北关是元帝最大的心结,现在北关宣布自治,如何不恼,有北漠加持,镇北军加上北漠的边关大军,哪是现在受损严重的东越军可以对上的?这场败仗完全可以预料。

    东越现在俨然落魄,陈天啸是聪明人,晓得自治是最好的结果,虽然难免要依赖北漠,但北漠换了新君,龙七与他的对话完全平等,两人这样一主一属,若能平衡也不错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
逍遥驸马爷

弹指一壶醉

逍遥驸马爷笔趣阁

弹指一壶醉

逍遥驸马爷免费阅读

弹指一壶醉
本页面更新于2022
康熙,你的大清亡了最新章节 初秋阁 开局一间枪械铺白眉小熊猫 云殇小说网 神明模拟器免费阅读 梦想阅读 热情文学 文艺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曲 大晋女匠师免费阅读 囚金枝笔趣阁 我有一本万世书最新章节 一万个我同时穿越百度百科 长生家族:广纳道侣,姑娘请留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