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令瑶暗笑秦风的心机,这是借这一战同时警示有些还存着心思的人,要振一振大鲲的国威,但这次南瀛的确做得恶心,吃了亏还想再试探大鲲底线,好一个不要脸。

    对付这种不要脸的行为就像他们这样更无赖霸道的行为反击,最重要的是他们有足够的实力,这次没押到南瀛海域也算是守住了底线,给足南瀛人最后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可这事要挑出来啊,让南瀛人知道大鲲水师若是想,直攻他们海域又如何?

    这次秦风特别欣喜,百姓兴奋,他们的皇帝能保证他们的安全,不被外人欺辱,何等地自豪,以往还要藏着掖着,现在可以挺直了腰杆往前冲,身为大鲲子民,均自豪得很。

    这一波宣传也让不少人动了移民大鲲的心思,是秦风始料未及的,大概是现在的东越总少了以前的锐气,让人感觉不到安全感。

    萧令瑶看完战报后的兴奋劲过去后,就提到这件事情:“老四的性情与那位不同,登上皇位后虽有改变,但远远不及,东越百姓还需要时间适应。”

    “心疼他了?”秦风知道她对萧令煜还是有些牵挂:“这种事情得各凭本事,他底下还有一帮忠臣、明臣,那位离开前为他铺了路,剩下的路总要他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萧令瑶点头,面前还放着柔姬弄来的南瀛现报,南瀛人因为海上的溃败气愤不已,都在声讨千家,姓千的伤得不轻,这下子无法再做将军,千家直接折了一半。

    柔姬对千丞相有私仇,一想到这人对自己和冬郎的残忍,后来又想利用她杀宋洛,颇是幸灾乐祸地说道:“千家文武双全,人人都说他们兄弟俩各替皇帝撑半边天,现在好。”

    “塌了一半,别的权臣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,南瀛水师要易主了,”柔姬在千丞相眼里早就是个死人,柔姬眨了眨眼:“若有一天让他知道我没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柔姬性情古灵精怪,萧令瑶也灵机一动:“宋清明虽然不能移民过来,但你可以去隋城找她,换个身份就是,再也不用像以前一样苦苦分离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不行。”柔姬懒洋洋地说道:“得养胎。”

    宋清明文弱,可人家运气好,这次一击即中,柔姬回来月余就发现月事延迟,偷偷找阮医师一诊,真的有了,只是未到三月,她也不想声张。

    现在才顺势告诉萧令瑶,秦风的脸变得黑漆漆,宋清明这家伙怎么这么好的运气!

    看他俩目瞪口呆,柔姬才说道:“我本是按陛下教的法子测算好时间去找的他,这不恰好说明陛下英明么,比阮医生更精通女子孕育之事,宋清明还要感谢陛下呢。”

    柔姬准备坐胎三个月以后再通知宋清明这个好消息,三月前不稳,待稳住后再通知不迟。

    他俩比亲爹还晓得这喜事,萧令瑶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儿,恰在此时,曹景却进来,看到众人笑得欢腾,说道:“镇北侯夫人没了。”

    消息是杜威给的,距离程岑没了已经有段日子,怕是尸身都开始腐了,杜威还说了内情。

    春娘出手利落,利用男人心理就送了程岑一程,春娘估对了,陈天啸能容程岑有野心,她又有野心又不安份,还记挂着别人的男人,怎么能让这样的女人坐享好事?

    说起来也是讽刺,程岑做梦都想成为人上人,皇后和太后的地位是她一生所想,陈天啸自立为王,虽只是自治,不是称帝,她不能被称为皇后,也是王妃,形同北关皇后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她一生筹谋里最好的结果,眼看着就要成事,临门一脚,没了!

    元帝去世,萧令瑶与赵伦念在他是生父的份上还要祭奠一番,之后也就再也不提,而面对程岑的去世,他们只是感叹一番,就派人去通知程安素。

    程安素知晓后也只是念了一声阿弥陀佛,去附近的庙里请了一盏灯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她只是不知道程岑到了黄泉下能否见到父亲,父亲在天有灵,见到程岑落到现在的田地又会如何,一切皆往矣,关于程岑的一切就此落下。

    喜事连连里这一桩就匆忙被揭过,凡事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就连秦启那边机电组也有些进度,而在此时,终于诞生了东越移民到大鲲的第一人,且是一位熟人。

    因为是第一人,再加上那人的贡献,秦风与户部尚书亲自去迎接,那人从东越关口出来,进入西南,一眼瞧见秦风,徐徐走来,拱手道: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“沈老板勇开先河,成为移民第一人,佩服,佩服。”秦风看着站面前,气质俨然平和许多,与以前大不相同的沈海:“恭喜入籍。”

    沈海仍未完全入籍,要拿着相关文书找户部落户的事,但移民已成,沈海是所有走流程的人里第一个完全办成的,因他不再是皇商,才能过来。

    这恰好验证福祸相倚,他要还是皇商,东越不会放人,沈海也难得自由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有许多默契,在百姓面前走了仪式感后,秦风带他及家眷先入住了皇家客栈,这对移民第一人的待遇也引来不少艳羡,但哪知秦风早得了沈海的诚意。

    只剩下他们两人时,沈海才说道:“草民本以为这辈子没有机会再入东越,峰回路转,冒出移民一事,草民就斗胆向上申请,至于能成这东越移民第一人,也是凑巧。”

    “说明沈老板与我们大鲲缘分深厚,托沈老板的福,矿河开采顺利,沈老板又甘愿冒着风险做这移民第一人,朕觉得,理应给奖赏。”

    沈海只是因为外祖父和母亲的事对萧家极为不满,对东越也意兴阑珊,此前将矿图交给秦风也只是无欲无求,不想惹麻烦,同时也赌一把,这才是他身为商人的本色。

    他离开隋城时本以为此生就是低调为民商,普普通通地过一生,移民令一出,沈海立刻反应,迅速提交申请,可算是能离开厌恶之地,自是要抓住机会。

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+

逍遥驸马爷

弹指一壶醉

逍遥驸马爷笔趣阁

弹指一壶醉

逍遥驸马爷免费阅读

弹指一壶醉
本页面更新于2022
重生后宝贝每天都在打脸 封先生的撒娇精又奶又甜 我钓的鱼能升级全文阅读 我要从电脑里出去!起点中文网 民俗从湘西血神开始免费阅读 梦想文学 书海之韵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共暖文学网 这个影帝只想考证 我的玩家在末世刷刷刷最新章节 乱世书最新章节 进狱系男神:特长送人进去吃牢饭最新章节